1. <address id="iunbb"></address>
          <optgroup id="iunbb"></optgroup>

          業內就煤化工可持續發展談經論道

          作者:信息員       點擊量:1457       發布時間: 2013-05-10
          您的位置: 首頁 - 行業動態

                12月6~8日,2012中國國際煤化工展覽會暨中國國際煤化工發展論壇在北京舉行,100多家國內外參展商展示了其先進的煤化工技術和設備,400多位政府官員、專家和企業領袖就煤化工產業規劃與布局、煤化工發展戰略、煤化工技術創新與集成、煤化工示范工程與關鍵前沿技術研究、煤化工裝備制造,以及煤化工節能減排與可持續發展等重大議題和政策導向進行廣泛交流和深入探討。記者遴選了部分精彩片段以饗讀者,共同分享專家們的睿智。
            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會長李勇武:今后十年將是煤化工發展的黃金期,各地要吸取過去一哄而上、重復建設的教訓,堅持一體化、基地化、大型化、現代化原則,科學布局,實現經濟與生態環境協調發展。
            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長王顯政:一些產煤省區不顧水資源與環境容量限制,片面追求煤炭就近轉化率,導致大量低水平重復建設和能源資源浪費,也破壞了環境。今后必須改變這種做法,無論什么地區發展煤化工,一定要量水而行,量煤而行,量環境容量而行,摒棄逢煤必化的錯誤理念,促進煤化工產業有序發展。
            陜西煤業化工集團常務副總經理尤西蒂:新型煤化工的五大方向雖然在技術上均有所突破,有的甚至已經建成工業化示范裝置,但仍需呵護和精心培養。如果將其與煤分質利用技術對接耦合,先分離提取煤中本來含有的油品,再將潔凈煤和煤氣進行深度加工,將產生更大的經濟、環保與節能減排效益。
            中國工程院院士陳俊武:現代煤化工投資巨大,比如煤直接制油項目,噸油品投資高達1.2萬元。只有達到一定規模,才能攤薄公用工程、管理及銷售成本,增強產品競爭力。因此,煤直接液化至少應100萬噸/年起步。同時,要盡量生產高檔產品,比如煤間接制油所得的油品,不僅可以做航油,其副產的石腦油還可用來生產烯烴,這些產品比普通汽柴油附加值更高,效益更好。
            上海華誼(集團)副總裁黃德亨:傳統煤化工技術落后,能耗、水耗高,布局零散且不合理,與循環經濟及綠色發展的要求極不相符。新型煤化工雖然技術先進,單位產品能耗、水耗相對較低,但也必須堅持園區化、集約化、規?;l展。并抓住頁巖氣開發的良機,適時實施煤化工與天然氣化工耦合,通過碳氫互補,解決單一煤化工排碳高的問題。
            陜西煤業化工集團副總經理尚建選:各地一窩蜂上馬大眾化初級產品項目的做法固然不可取,但不顧資源稟賦特點、消費水平及物流便利程度過分強調產品精細化率的作法同樣值得商榷。因為精細化工產品品種多,批量需求少,只有近距離運送才能最大限度地降低銷售費用。因此,建議西部富煤地區,以生產初級產品為主;東部沿海地區,以發展精細化工產品為主。發揮各自優勢,取長補短,協調發展。
            中科院大連化物所副所長、DMTO首席科學家劉中民:我一直反對煤代油的提法,因為這種提法無意間把煤化工與石油化工對立起來了,石油化工行業自然不樂意,也給國家決策帶來一定困難,反而不利于煤化工產業發展。事實上,煤化工不大可能完全替代石油化工,兩者應相互補充,協調發展。雖然受石油資源日益減少和煤化工產業不斷壯大影響,煤化工可能會從配角逐漸變為主角,但與石油化工仍是互補的關系,而非你死我活的替代關系。
            通用電氣(中國)有限公司氣化技術總監董宏海:煤化工將是十年后中國人可以直起腰來的產業,煤的分質利用將是煤化工最具競爭力的一個方向。中國發展煤化工的一大誤區是只注重規模不注重產品,尤其忽視了通過高質量、精細化、差異化產品贏得市場話語權,導致企業和產業大起大落。但歐美企業不同,比如伊斯曼柯達公司,由于十分注重產業鏈的延伸和精細化工產品的生產,即便美國天然氣目前的價格只有2.5美元/百萬英熱單位,但這家老牌的煤化工企業并未被天然氣化工擊倒,反而煥發出勃勃生機。
            陜煤化集團神木煤化工產業公司總經理王會民:傳統煤利用方式主要有兩種,即燃燒和化學轉化。由于煤炭是多種有機高分子化合物和無機礦物質組成的混合物,若直接燃燒,就會浪費其中的輕質組分;用作化工原料,大部分工藝首先將煤中稠環芳烴化合物分解成小分子的合成氣,然后再用合成氣合成生產目標產品,客觀上出現了打開和合成兩個相逆的過程,能耗因此居高不下。煤炭分質利用則先將煤中較易獲得的高價值輕質組分與較難轉化的低價值組分分離,再分別加以利用,實現煤炭資源由傳統一次性利用變為梯級利用,從而大幅提高了資源利用率和碳轉化效率,減少了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
            清華大學教授魏飛:石油制汽柴油、石油制三烯(或三苯)、石油到車輪的能量利用率分別為90%、45%~55%和34%;煤制油、煤制油到車輪、煤制三烯(或三苯)、煤經天然氣到飯鍋的能量利用率分別為34.8%、11%、35.2%和5%。因此,我們要承認煤化工比石油化工能量利用率低這一客觀事實,并選擇與石油化工差距較小的領域進行開發和突破。顯而易見,煤制三烯(或三苯)與石油路線最接近,加上其成本優勢,將具有一定的競爭力,應成為重點發展的方向。而煤制油用于汽車燃料、煤制氣做民用燃料,能量利用率很低,不到萬不得已,不應鼓勵發展。
            濟寧化學工業開發區管委會主任王允東:美國、德國等化學工業集約化、基地化、規?;牟季帜J街档梦覀儏⒖?;世界一流化工園區產品項目一體化、公用輔助一體化、環境保護一體化、物流傳輸一體化、管理服務一體化的五個一體化理念更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否則,即便你選用了最先進的技術、最好的設備,并配備了高素質的人才隊伍,也無法實現企業效益和社會效益最大化,甚至會因成本驟增和環境問題令企業陷入困境。
            延長石油集團總經理助理李大鵬:只要用煤的地方,二氧化碳的產生與排放就難以避免。但通過油氣煤鹽四種原料工藝的對接耦合,彌補單一天然氣化工合成氣氫多碳少和單一煤化工合成氣碳多氫少的不足,并將煉油廠干氣作為合成氣的補充,從而實現整個系統的碳氫平衡,既提高了資源利用效率,也減少了二氧化碳排放,還能多產目標產品,取得良好的經濟效益。因此,多種工藝路線耦合集成應成為有條件地區發展煤化工的首選工藝路線。隨著頁巖氣、煤層氣開發工作的推進,具備這種條件的地區會越來越多,企業應密切跟蹤關注,并盡快轉變發展觀念。
            江蘇煤化工程研究設計院院長馮孝庭:過去5年,我國甲醇表觀消費量從2006年的856萬噸增長至2011年的2795.7萬噸,年均增長37.77%。2012年預計消費量將超過3000萬噸,2020年將突破6000萬噸。目前我國甲醇產能主要集中在中西部地區,并有進一步向西部地區聚集的趨勢,而消費地主要集中在東南沿海地區。作為危險化學品,甲醇無論鐵路還是公路運輸都存在較大的安隱患并承擔高昂的運輸費用,且現有的運輸方式和運力,無法滿足下游不斷增大的甲醇需求。建議盡快啟動甲醇管輸工程,確保甲醇安全高效快捷輸送,確保東部地區甲醇企業,尤其正在建設的甲醇制烯烴項目的甲醇供應。
            陜西省化工學會名譽理事長賀永德:全國每年發電消耗原煤20億噸左右,按煤中普遍4%~8%的輕質組分計算,相當于燒掉了8000萬噸~1.6億噸輕質組分。這些輕質組分若回收加氫處理,可得到5000萬噸~1.1億噸輕質燃料油,相當于1~2個大慶油田。因此,建議國家盡快示范推廣煤分質利用暨煤拔頭技術,先通過干餾提取煤中的輕質組分,加氫制取清潔燃料油后,再將剩下的高熱值清潔焦炭燃燒發電或用作化工原料,這樣既能降低我國石油對外依存度,又能減少資源浪費和污染物排放。
            有代表問中科院大連化物所副所長劉中民:為何DMTO技術能夠在較短時間實現工業化應用?
            劉中民笑答,因為我們的技術好、方向對、運氣好、心態好、時機把握得好。隨機他話鋒一轉,說道:我國科研成果轉化率低固然有體制政策、社會環境等諸多原因,但科技人員過分看重自己的科研成果同樣會導致這種后果。一些科技人員總想把自己的科研成果藏著掖著,或者在與投資者合作時,總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放在第一位,甚至提出一些苛刻的條件,令潛在合伙人望而卻步,錯失成果轉化與工業化推廣應用的良機。事實上,科研的最終目的,是成果的工程化、產業化。在這個過程中,投資者需要投入巨大資金和精力,還要冒較大的風險??蒲腥藛T如果能明白這一點,換位思考,對投資者或合伙人多一些體量,成功合作的概率就會大大增加,產學研用一體化才能真正實現,科研成果就能較快地轉化,并在工程化過程中,發現問題,改進設計,促進科研成果優化升級。
            有代表問陜煤化集團副總經理尚建選:聽說貴公司要建一條千萬噸級輸煤管道,將神木煤制成50%的水煤漿管輸至關中地區的三大煤化工基地。但神木地區水資源短缺,輸送1000萬噸原煤每年將消耗1000萬噸水,這是否會加劇神木當地水資源緊張狀況,甚至帶來生態環境問題?
            尚建選:輸煤管道建成后,每年的確會消耗1000萬噸水,卻支撐了遠在六七百千米以外的關中地區三大煤化工基地的煤炭供應與運輸問題。而關中地區三大煤化工基地年用水量合計近4000萬立方米。由于榆林至關中地區鐵路運力嚴重不足,相當一部分煤炭不得不通過運費高、安全保障性差的公路運輸,一旦遇到雨雪等異常天氣,三大煤化工基地就會有斷炊之愈,這對需要連續穩定運行的大型現代化煤化工裝置的影響將是巨大甚至是致命的。但如果為了回避煤炭運輸難題,將三大基地搬到榆林建設,其耗水量就不是1000萬噸,而是5000萬噸左右,真正會加劇當地水資源短缺矛盾,并可能導致生態環境問題。
            有代表問陜煤化集團神木煤化工產業公司董事長任沛建:煤分質清潔利用到底是一種什么技術?其與傳統的利用方式有何區別?
            任沛建:如果將煤比作一棵樹,傳統的使用方式是將這棵樹連根拔掉,鋸成短棒,劈成小塊,然后連同樹葉樹枝一起囫圇燒掉。煤分質利用是將這棵樹的樹葉加工成畜牧飼料,樹根做成根雕,樹枝及根雕殘物用作柴薪,樹桿制成家具、梁柱、橋梁或枕木。即根據不同部位的形狀、特性,區別對待,梯級利用。由于這種方式能夠做到物盡其用,因此其經濟效益、環境效益和能源利用效率都會大幅提高,相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單位產值投資強度、尤其煤化工企業最頭痛的水資源消耗量都會顯著降低。這種煤分質利用工藝最早由陜西榆林當地民營企業開發應用,陜煤化集團重組民營企業并對技術設備優化、升級、改造后,建成神木天元化工公司135萬噸/年塊煤中溫干餾、50萬噸/年煤焦油加氫制取輕質燃料油這一目前全國最大的煤分質利用工業化示范項目。該項目2010年4月投產以來,以其良好的經濟、安全、環保與節能減排效益贏得國內外關注,也使得煤分質利用技術受到投資者追捧。目前,這一經傳統工藝集成、創新、耦合的先進實用技術,已經被列入國家《“十二五”煤炭深加工示范項目規劃》,實現了由草根技術到國家戰略的蛻變。
            國家能源局能源節約與技術裝備司司長李冶:目前煤化工存在能源轉化效率、節水、減排、經濟效益等優勢不明顯,關鍵設備、材料不能自給等問題,今后應以提高能源效率和關鍵設備自主生產為突破口,為煤化工提供技術與裝備支撐。
            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司長陳燕海:目前我國煤化工產品總體處于國際分工和產業鏈的中低端,傳統優勢日益減弱。今后應把發展重點放在技術進步、模式創新、產業鏈重組延伸、提高競爭力與產業活力上來,推動傳統煤化工由中低端向高端挺進,現代煤化工由聞風而動向有序發展過渡。